今日重磅丨批准注册申请、纳入诊疗方案、进入医保——阿兹夫定成为我国第一个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治疗新冠肺炎的小分子口服药
来源: Hayley 08-10
  • 7月25日,国家药监局发布公告,根据《药品管理法》相关规定,按照药品特别审批程序,进行应急审评审批,附条件批准阿兹夫定片增加治疗新冠病毒肺炎适应症注册申请[1]

  • 8月8日,国家医保局发文各省市医保局将阿兹夫定片直接挂网进入医保,价格每盒270元。

  • 8月9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国家中医药局办公室发布《关于将阿兹夫定片纳入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的通知》:将该药纳入《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第九版)》。


8月9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国家中医药局办公室发布《关于将阿兹夫定片纳入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的通知》


截图来源:

http://www.nhc.gov.cn/yzygj/s7653p/202208/33e3ff4308b4446796c3f315601d436f.shtml


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及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卫生健康委、中医药管理局:


根据国家药监局附条件批准阿兹夫定片增加治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适应症注册申请的审批意见,为进一步完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抗病毒治疗方案,经研究,将该药纳入《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第九版)》。具体如下:


一、药品名称


阿兹夫定片。


二、适应症


用于治疗普通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成年患者。


三、用法用量


空腹整片吞服,每次5mg,每日1次,疗程至多不超过14天。


四、注意事项


不建议在妊娠期和哺乳期使用,中重度肝、肾功能损伤患者慎用。


使用该药品前应详细阅读国家药监局核准的《阿兹夫定片说明书》,按照说明书规定的适应症、用法用量正确使用药品。患者应在医师指导下用药。医师开具该药品前要熟知禁忌症、不良反应、药物的相互作用等,并详细询问患者的药物过敏史等情况,避免有禁忌症的患者使用。各地要严格按照《药品不良反应报告和监测管理办法》要求,做好不良反应监测和报告工作,确保用药安全。


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

国家中医药局办公室

2022年8月9日


(信息公开形式:主动公开)


主要研发者蒋建东院士深情讲述新冠口服药研发的幕后故事


「三天前,阿兹夫定获批附条件上市,我作为主要研究者之一,一个特别的感受就是协同。」7月28日,在由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健康时报联合主办的第十四届健康中国论坛上,中国工程院院士蒋建东现场分享了中国首个新冠口服药研发背后的艰辛与不易。


建议在Wi-Fi环境下观看


阿兹夫定是我国第一个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而且是具有全球专利的1.1类治疗新冠肺炎小分子口服药物


阿兹夫定是怎么起作用的?


了解阿兹夫定之前,我们先来看看冠状病毒是如何「侵染」人体的。


冠状病毒进入生物体后,首先发挥作用的是结构性蛋白——刺突糖蛋白(S),S蛋白与宿主受体结合后,通过内吞途径或/和细胞表面非内吞途径进入宿主细胞。


进入细胞后,冠状病毒将核衣壳和RNA释放到细胞质中。RNA首先翻译出蛋白多聚体,在蛋白酶的作用下,这些蛋白多聚体被切割形成多种非结构蛋白,从而形成复制-转录复合物,这种复合物的核心成分是RNA依赖的RNA聚合酶(RdRp)


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是一种正链RNA病毒,在复合物的作用下,转录成为负链基因组模板,然后合成并翻译亚基因组mRNA,产生4种主要结构蛋白和辅助蛋白。结构蛋白和基因组RNA通过组装和相互作用,形成完整的病毒。之后再通过胞吐释放到细胞外,重复病毒的生活周期。


对于冠状病毒来说,RdRp具有高度保守性,而正是因为这种高度保守性,使RdRp成为一个潜在的药物治疗靶点[2]


阿兹夫定是一种核苷类似物,其靶点是病毒的RdRp,在宿主细胞中,通过抑制RdRp的活性,阻断RNA链的合成和复制[3]


此外,作为核苷类似物,阿兹夫定可通过「模拟」天然核苷,在病毒复制过程中,作为底物掺入,从而终止病毒RNA链的合成或导致病毒生存力丧失,阻止了RNA的复制[4-5]


它曾是一款治疗艾滋病的药物


阿兹夫定 最早是用于艾滋病的治疗


作为新型核苷类逆转录酶和辅助蛋白Vif抑制剂,也是首个上述双靶点抑制剂,阿兹夫定能够选择性进入HIV-1患者的CD4细胞或CD14细胞,有效地抑制病毒的复制,表现出良好的靶向性和安全性 [6]


2021年7月21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通过优先审评审批程序附条件批准申报的1类创新药阿兹夫定片。 该药用于与核苷逆转录酶抑制剂及非核苷逆转录酶抑制剂联用,治疗高病毒载量的成年HIV-1感染患者
[7]



阿兹夫定的应急附条件批准,打破了国内艾滋病患者依赖外国进口药物治疗的局面,为HIV-1感染者提供了新的治疗选择。


为何抗艾滋药物可以用来治疗新冠?


之所以抗艾滋病的药物可以用于新冠肺炎的治疗,其实是源于 药物研发的经典策略——老药新用


相比于新药研发,老药体内外研究及临床应用资料丰富、安全风险明确,研发费用明显减少,研发周期也可大幅缩短。面对突然的疫情和紧迫的时间,老药新用无疑是迅速缓解疫情最有效的药物研发手段。


由于新冠病毒和艾滋病毒一样,都是RNA病毒。在病毒复制过程中,阿兹夫定能够特异性地抑制病毒RNA依赖性的RNA聚合酶(RdRp)的活性,从而抑制病毒的复制过程


在治疗新冠肺炎的临床研究中,阿兹夫定因其靶向性强、口服剂量低、治疗效果好、毒副作用小、适应范围广,并且对新冠病毒变异株均有显著的效果[5、8-9],表现出独特优势,成功成为我国首个抗新冠肺炎小分子口服药物。


阿兹夫定在国内外治疗新冠肺炎Ⅲ期临床试验结果显示,患者临床症状改善的中位时间为10天左右,病毒清除时间为5天左右[9]。 


关于阿兹夫定遗传毒性和生殖毒性,也是许多人关注的焦点[10]


在国家药监局药品审定中心2022年公布的评审报告中,确实提到了阿兹夫定具有遗传毒性和生殖毒性。



从专业角度上讲,一切抛开剂量的药物安全性讨论,都是不科学的。


解释一下,大概就很容易理解了。评审报告中涉及的遗传毒性、生殖毒性都是基于动物试验得出的结论,使用的剂量也是人体临床试验用药剂量的近10万倍。对于患者给药,从目前给药周期看,阿兹夫定基本上只用吃7天,所以在这样的剂量用药,是可以保证其安全性的。


前景如何?


当前,全球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国内疫情多点散发,新冠疫情的预防(疫苗)和治疗(药物)仍然是我们对抗疫情最有力的武器。


阿兹夫定正式获批进一步构筑了我国疫苗、中和抗体、小分子药物的综合防治系统,相较于中和抗体等其他新冠疗法,小分子口服药具有用药便利,运输、储存方便,患者依存性高等优势。阿兹夫定可快速降低病毒载量,阻断病毒传播,精准阻断毒复制,有效改善临床症状,对于恢复正常社交、助力疫情防控是有力补充。期待阿兹夫定这款中国自主创新研发的小分子口服药,能够切实满足一线临床用药的需求,进一步为我国乃至全球疫情防控筑牢防线,为人民生活带来强有力的支撑和保障


参考文献 


[1] https://www.nmpa.gov.cn/yaowen/ypjgyw/20220725165620176.html

[2]东静玉,宋佳静,孙燕,李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潜在药物和疗法的作用机制及治疗现状[J].陕西师范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2020,48(03):7-17.DOI:10.15983/j.cnki.jsnu.2020.03.016.

[3] Bin, Y. U. , and J. Chang . "Azvudine (FNC): a promising clinical candidate for COVID-19 treatment." Signal Transduction and Targeted Therapy 5(2020).

[4] Fayzullina D, Kharwar RK, Acharya A, Buzdin A, Borisov N, Timashev P, Ulasov I, Kapomba B. FNC: An Advanced Anticancer Therapeutic or Just an Underdog? Front Oncol. 2022 Feb 10;12:820647. doi: 10.3389/fonc.2022.820647. PMID: 35223502; PMCID: PMC8867032.

[5]Zhang JL, Li YH, Wang LL, Liu HQ, Lu SY, Liu Y, Li K, Liu B, Li SY, Shao FM, Wang K, Sheng N, Li R, Cui JJ, Sun PC, Ma CX, Zhu B, Wang Z, Wan YH, Yu SS, Che Y, Wang CY, Wang C, Zhang Q, Zhao LM, Peng XZ, Cheng Z, Chang JB, Jiang JD. Azvudine is a thymus-homing anti-SARS-CoV-2 drug effective in treating COVID-19 patients. Signal Transduct Target Ther. 2021 Dec 6;6(1):414. doi: 10.1038/s41392-021-00835-6. PMID: 34873151; PMCID: PMC8646019.

[6] Li G, Wang Y, De Clercq E. Approved HIV reverse transcriptase inhibitors in the past decade. Acta Pharm Sin B. 2022 Apr;12(4):1567-1590. doi: 10.1016/j.apsb.2021.11.009. Epub 2021 Nov 16. PMID: 35847492; PMCID: PMC9279714.

[7] https://www.nmpa.gov.cn/yaowen/ypjgyw/20210721142223181.html

[8]Chang J. 4'-Modified Nucleosides for Antiviral Drug Discovery: Achievements and Perspectives. Acc Chem Res. 2022 Feb 15;55(4):565-578. doi: 10.1021/acs.accounts.1c00697. Epub 2022 Jan 25. PMID: 35077644.

[9]Ren Z, Luo H, Yu Z, Song J, Liang L, Wang L, Wang H, Cui G, Liu Y, Wang J, Li Q, Zeng Z, Yang S, Pei G, Zhu Y, Song W, Yu W, Song C, Dong L, Hu C, Du J, Chang J. A Randomized, Open-Label, Controlled Clinical Trial of Azvudine Tablets in the Treatment of Mild and Common COVID-19, a Pilot Study. Adv Sci (Weinh). 2020 Oct;7(19):e2001435. doi: 10.1002/advs.202001435. Epub 2020 Aug 13. PMID: 35403380.

[10] 观点,国产新冠口服药抢滩登陆,疫情防控又迎来一大利器!,https://mp.weixin.qq.com/s/6C6S7P6L7QQOpLhpVgKLRg



* 本文内容来源自:新华社、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




本文完
责编:Jerry


3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