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南山院士:痛悼我的学生,更是挚友的沈华浩教授
来源: 南山呼吸 04-17

编前语:今天中华医学会呼吸病学分会和中国医师协会呼吸医师分会收到钟南山院士的悼念信,沉痛哀悼沈华浩教授。信中,钟院士回忆了他们相识、相知的经历,特别回顾了沈华浩教授对事业的执着追求、对患者的亲切以及对中国呼吸学科作出的贡献,希望大家以沈华浩教授为榜样,在推动中国呼吸事业发展的道路上一路向前。


图:在2006年哮喘年会上,钟南山院士、沈华浩教授一起评审壁报。


昨天中午突然接到华浩离开了我们的消息,昨天一夜我辗转难眠,一闭上眼,那个有朝气、有热气、有生气、又和气、一脸笑容的华浩展现在我的眼前,我多次黯然泪下!


我带过一千余名学生,与三千余名同道共事,华浩在他不长的一生中,给我留下深刻印象。


华浩对事业的执着追求。我是在1993年初在广东中山举行的一次全国哮喘会议上结识他的,当时他刚从研究生毕业。记得在2000年第五届呼吸病学委员会中,华浩被选为全国委员,是同辈人中最早进入全国委员的专家;在2008年呼吸学会首批26名“专家会员”中,华浩是最年轻的一个。他在一生中最突出的贡献,其一是首次证明了嗜酸粒细胞与哮喘发病之间存在直接因果关系(J Immunol, 2003),这也是近二十年来哮喘靶向治疗研发的最主要依据。其二是在不同症状的哮喘中,胸闷变异型哮喘(CTVA)是哮喘容易被忽视、也是被误诊的重要表型(Ann Allergy Asthma Immunol,2013),他的研究及后来总结出来的“共识”,治愈了数百名不明原因的“胸闷”患者。


华浩对病魔的斗争。2016年9月底,华浩不幸确诊恶性较高的前列腺癌,在这漫长的八年中,他接受了三次手术、八次化疗、三次全程放疗。我们经常讨论病情,给我的印象是,每次发现有复发或转移,他有些沮丧,但过一两天立刻振作起来,想方设法接受各种治疗,在身体和心理上遭受一次一次的打击,要是一般人早就一蹶不振了,但每次我们通话时,他总是乐呵呵的。在讨论对病情的处理后,大部分的时间还是和我讨论学术上的问题。据我所知,他的临走前几天,把自己的团队一个个叫到身边,认真安排下一步的研究工作计划。


华浩对同事的热情宽容。几乎所有和他相处的学生和同事,都深深感受到华浩对他们工作和生活上的帮助及支持。我们研究所内不少年轻医生和技术员,只要与华浩接触过的,都感受到他的温暖和支持。


华浩对患者的亲切。我不止一次在网上看到一些患者,特别是患胸闷变异性哮喘,走了多家医院都不能解决问题的患者,在他的亲切关怀和精准治疗的措施下,恢复正常的生活,这些患者发自内心感恩华浩的爱心。我还记得二十一年前的非典以及过去三年的新冠,华浩在对浙江以至全国患者的救治中,起到重要的作用。不要忘记过去这三年,正是华浩和病魔进行艰苦斗争的三年,但他还是将主要时间放在新冠的防控上!这是什么样的爱心!


华浩对挫折的坦然。我们相处已经三十一年了,他的进取及实干精神一直感染着我,应该对他的事业发展给予更多的支持,但在现实中总会遇到这样那样的不如意,华浩并未过于在意,只是说自己做得不够,要更加努力。


华浩对事业的追求、对生活的乐观、对困难的坦然、对同事的热情、对患者的亲切,这对我这样一个早已进入耄耋之年的老学者来说,他是我现实学习的榜样:怎样做人、怎样做事、怎样生活在追求的理想中!


斯人已逝,生者如斯。我和我的同事们要跟随曾在我们身边的华浩教授这个榜样的道路一心向前!


我们永远怀念你!



6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