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辉国教授:防微杜渐,从患者获益谈轻度哮喘风险管控
作者: 刘辉国 来源: 呼吸界 4 天前


引言


我国轻度哮喘患者的发病人数在哮喘患者中的比例较高,但是由于症状较轻,轻度哮喘往往被患者轻视,常无法得到规范化治疗,控制情况不佳。此外,轻度哮喘也存在急性发作的风险。


一、我国轻度哮喘发病率高,急性发作风险高,整体控制情况不佳


我国20岁及以上人群哮喘患者4570万 [1],轻度哮喘患者约占75% [2]。但整体控制情况不佳,一方面由于患者因症状较轻而忽视治疗 [2],另一方面部分患者不愿吸入糖皮质激素而过度依赖缓解药物 [3,4]。此外,轻度哮喘也可能有急性发作风险,17.8%的轻度哮喘患者在过去12个月中至少出现1次急性发作 [3],不仅加重病情程度,还会影响疾病进展。

GINA指南指出,哮喘的总体控制目标为达到控制症状的同时减少未来发作风险 [5-7] 。达到症状控制的评估指标包括:①日间症状≤2次/周;②缓解药使用≤2次/周;③无日常活动受限;④无夜间憋醒。优化哮喘药物治疗方案,避免可导致急性发作的危险因素,加强哮喘管理可降低未来发作风险 [6]


图1:GINA指南提出的哮喘治疗目标

二、轻度哮喘亦存在气道炎症,需抗炎治疗


哮喘是一种异质性疾病,常以慢性气道炎症为特征 [8],轻度哮喘即已出现气道炎症 [9,10],且炎症持续存在 [11]。ICS(吸入性糖皮质激素)具有抗炎作用,是治疗哮喘的基石 [12-14],我国轻度哮喘患者ICS使用严重不足是轻度哮喘控制不佳的重要原因之一 [3]


图2:我国轻度哮喘患者ICS使用情况

轻度哮喘患者常常使用SABA(短效β2受体激动剂)来缓解症状 [3],但是气道炎症才是哮喘的本质,而SABA并不能抵抗气道炎症 [15],治标不治本。更可怕的是,经常使用SABA会导致气道平滑肌对β受体兴奋剂减敏现象,增加急性发作风险和死亡风险 [16-18]。部分患者日常使用LTRA(白三烯受体拮抗剂)来控制症状,但是与ICS相比,LTRA起效时间长,抗炎效果差,对肺功能的改善不足,无法提高哮喘控制水平 [7,19,20]。且LTRA的经济效益较差,增加患者的经济负担 [21]。因此,国内外权威指南均不推荐轻度哮喘使用SABA或LTRA治疗 [7,9]


图3:GINA指南及支气管哮喘防治指南对SABA、LTRA的推荐意见


三、指南推荐:低剂量ICS-福莫特罗是轻度哮喘患者的首选缓解药物


中外权威指南针对轻度哮喘的诊疗方案不断优化:低剂量ICS-福莫特罗是轻度哮喘患者的首选缓解药物,需要按需使用 [5,7]


图4:GINA指南哮喘治疗路径推荐


图5:支气管哮喘防治指南哮喘治疗方案推荐


多项研究证实,按需使用ICS-福莫特罗治疗轻度哮喘,不仅可以延长患者首次重度急性发作时间,减少糖皮质激素负荷,同时还可以减少重度急性发作的频率,降低急性发作风险 [22-26]


总结


我国轻度哮喘患者占比高,控制情况不佳,应尽早干预以控制症状、降低未来风险。早期按需使用低剂量ICS-福莫特罗在哮喘症状控制、急性发作风险改善等方面疗效显著,应规范使用。未来在轻度哮喘的治疗过程中,早诊早治与个体化治疗有利于提高患者对治疗的依从性,帮助患者实现更精确地病情监测,以期更好的治疗目标。


参考文献 

1. Huang K,et al.Lancet. 2019 Aug 3;394(10196)407-418.

2. 林江涛.中华结核和呼吸杂志. 2015, 38(3): 236-238.

3. Ding B, et al. Respirology. 2018 Apr;23(4):369-377.

4. Ding B, et al. Adv Ther. 2017 May;34(5):1109-1127.

5. GINA 2021

6. Bateman ED, et al. J Allergy Clin Immunol. 2010;125(3):600-608.

7. 支气管哮喘防治指南(2020年版)[J].中华结核和呼吸杂志,2020,43(12):1023-1048

8. GINA 2014

9. Jeffery PK. Proc Am Thorac Soc. 2004;1(3):176-83.

10. Jeffery PK, et al. Am Rev Respir Dis. 1989 Dec;140(6).1745-53.

11. Boulay ME et al. Respir Med. 2013 Apr;107(4):511-8.

12. Adapted from Holgate ST. Clin Exp Allergy. 2008;38:872‒972.

13. Murdoch JR, Lloyd CM. Mutat Res. 2010;690:24‒39.

14. Barnes PJ. Br J Pharmacol. 2006;148:245‒254.

15. Zhao et al. Clin Respir J 2017;11:328-336.

16. Sears MR, Taylor DR, Print CG, et al. Lancet. 1990;336(8728):1391-1396.

17. Nwaru BI, et al. Eur Respir J. 2020 Apr 16;55(4):1901872.

18. Suissa S, et al. Am J Respir Crit Care Med 1994;149:604–10.

19. Chauhan BF, et al. Cochrane Database Syst Rev. 2012 May 16;(5):CD002314.

20. 孟鲁司特钠片说明书.

21. Sadatsafavi M, et al. J Allergy Clin Immunol 2013;132:63-9.

22. O'Byrne PM, et al.N Engl J Med. 2018 May 17;378(20):1865-1876.

23. Bateman ED et al. N Engl J Med. 2018;378:1877-1887.

24. Beasley R, et al.N Engl J Med. 2019 May 23;380(21):2020-2030.

25. O'Byrne PM, et al. Lancet Respir Med. 2021 Feb;9(2)149-158.

26. Hardy J, et al.Lancet. 2019 Sep 14;394(10202):919-928. 


作者简介


刘辉国

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生导师,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同济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中华医学会呼吸分会常务委员;中华医学会呼吸分会哮喘学组副组长;中国中药协会呼吸药物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医药教育协会慢性气道疾病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湖北省医学会呼吸病学分会第7、8届主任委员;湖北省呼吸内科医疗质量控制中心主任;湖北省慢性呼吸系统疾病防治中心主任;中华医学杂志(英文版)、中华结核呼吸杂志、国际呼吸杂志、中国呼吸与危重症杂志等国内外多种权威期刊常务编委与编委;主持4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和1项科技部重大专项项目,是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科技部重大项目及长江学者项目评审专家,发表论文160余篇,其中SCI文章50篇。


本文完

排版:Jerry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