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深媒体人流泪讲述:整天泡在专家圈里,爸爸的慢阻肺却让我耽误了
来源: 呼吸界 2016-11-17

今日特约

 

今天是世界慢阻肺日,像每年的这一天一样,有关慢阻肺的报道和预防知识铺天盖地。在做卫生口新闻记者的时候,我也曾多次采访专家,做过诸如:形势严峻、隐形杀手之类的报道。直到有一天,当专家告诉我,你父亲的慢阻肺已经是晚期的时候,我才猛然意识到,其实,我并不了解它,更别说公众了。


——————


小时候眼中的爸爸几乎烟不离手,每天只要听到楼道里爸爸的咳嗽声就知道他下班回来了。他的脸色总是黢黑发暗,嘴唇发紫,手掌特别的红。


      

爸爸是酷爱体育的人,年轻时爱打篮球,但到了60岁以后,人就特别的懒,每次好不容易陪妈妈出去玩回来,妈妈都抱怨,你爸总是不愿意走路。爸爸是个话不多的人,有什么难受从来不说。后来才知道,他是憋气,走不动。


       我学过几年医,还到了医院工作,再后来到媒体专跑医药卫生口。一直觉得爸爸这么多年没什么变化,而且过去得过肺结核,以为一切是一种常态。自己是个对工作太专注的人,年复一年,人如陀螺。有一天,妈妈忽然告诉我,你爸总说憋气,我立即拿着爸爸的所有检查结果,找到全国最好的专家,专家看完片子说了一句话,让我顿时泪流满面:“你怎么才来找我……”


      这以后,我和全家都慌乱了起来,哥哥嫂子最先买来了制氧机,妈妈索性拉来了医院的氧气筒,每天确保爸爸在家十小时以上的吸氧,少量活动,严防感冒,但是,一切都是不可逆的。



      住院卧床两年的爸爸曾多次问我,难道就没有办法了吗?每一次我都懊悔不已,锥心自责。爸爸得到了最高水平,最精心的救治,可惜治疗的太晚了。我是爸爸打个喷嚏都会在意的孝女,却忽视了他最致命的疾病。


      爸爸走的那天是大年三十,医院打来电话时,我刚把一箱烟花放在车上,念叨说爸爸躺在二楼的床上也能看得到……。赶到医院时,气管切开的爸爸再没能睁开眼睛,听到妈妈的声音,他流出了眼泪……无奈中,我一会儿蹲在爸爸的床尾欲哭无泪,一会儿又要上去强换大夫做胸外按压,我甚至拦着要推走爸爸的人说他的腋下还热着呢……但这一切都留不住最亲的爸爸……


      爸爸走的第二年,我开始倾心制作《北京卫视养生堂》,寻找隐形杀手的蛛丝马迹成为我眼中的好选题,也强烈意识到这才是健康科普的价值所在。多次专门反复安排慢阻肺的话题。每次审有关慢阻肺的片子,都有想哭的感觉,如果爸爸和我们全家,能够早一点了解这个病的隐匿特征和早期发现的常识,爸爸也许会多活很多年。


看到今年的主题是“慢阻肺:知之甚要,关乎生命。” 流泪写下自己的亲历,是希望所有正在被慢阻肺慢慢吞蚀生命的人,早一点,再早一点认识它、发现它,这将是你和家人一生最大的幸运。


(文/张丽)


本文为《呼吸界》原创文章,转载需经授权并标明作者和来源
32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