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医生:聊聊我的夜班经历
来源: 呼吸界 2016-12-14

值夜班 一边抱怨,一边义不容辞奔前线


医院的夜晚总是格外的不同,表面平静,实则暗流涌动。刚上临床的我们面对夜班总是有些底气不足,哪怕早早的存好了万能老总的手机号,备好了值班宝典“协和住院医师手册”,仍然有些害怕护士姐姐匆忙的脚步声。



在五花八门的夜班情况中,“腹痛”绝对是最考验人的主诉了。人生中的第三个夜班,一位因肾血管瘤术前血糖未控制入住内分泌的年轻女性诉腹部疼痛难忍,腹部查体不典型,追问病史自入院以来十余天间断疼痛予以解痉止痛药物后可缓解,查看患者入院彩超未见异常,前三天夜班医生都有给予曲马多止痛。菜鸟的内心开始在“腹痛未明确病因前慎用止痛药物”这一原则上摇摆,患者说今天的疼痛与前几天的症状一样,没有变化,那我可不可按照之前的夜班医生的处理再开止痛药?但想到实习时老师说:所有的决策依据都来源于患者,我再次回到了病房,从月经史到既往有无胃病、胆囊炎、腹部手术史等逐一询问,终于让我抓住了“腹痛”这一磨人小妖精的尾巴,患者自入院十余天大便一直不通畅,几天才解一次羊屎样的大便且量极少,患者很可能是不完全性肠梗阻。


伴着黑夜、秋雨送患者去急诊做完腹部立位平片,拿到报告证实了自己诊断后,感觉自己被风吹冷的身体里面那颗火热的心在狂跳,在告诉着自己“我能行”。


深冬的夜,一边祈祷“夜班之神”不要降临,一边抱怨着不断爬了次数,一边又像弹簧般地挂上听诊器就冲,绝不耽误,这就是为夜班忐忑,也在夜班中成长的菜鸟医生。


(文/湘雅医学院2016研究生 张翠)


—————————


感叹基础知识对一个医生的重要性


还记得那是2010年的一个初夏,刚刚做完试验开始上临床,上班的第一天,当老总的师姐就对我说:“这周末排了你值结核病区的主班哦,加油!等以后熟悉了,就得过来值这边大病区的主班了。”听了这话,对我这个从来没有上过临床的菜鸟级科研型研究生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每天下班回寝室就恶补呼吸内科相关的临床知识,第二天不懂的问题再向老师请教。就这样,忐忑的迎来了第一个夜班。


那是一个晴朗的周日,早上对三十几个病人查看了一遍,都还比较平稳,下午收了一个门诊的新病人,双肺弥漫性病变,考虑为结核。患者一般情况还可以,做了基本处理,写完病历差不多就是晚上九点了。当时心里还沾沾自喜:“看来值夜班也没有啥。”正准备收工后,过去值班室休息,就听到护士妹妹打来电话:“医生,今下午收的那个病人咯血了,快来看一下。”一听咯血,吓得我汗毛都竖起来了,赶紧就往病房冲,冲过去一看,病人歪倒在床上,没有咯血,但是患者已经没有意识,地上床单上都是血。看着这一幕,我当时就吓傻了“刚刚还一个好好的人怎么就这样了呢?而且入院的时候我反复问过几次,既往都没有咯血病史。”来不及多想为什么,我能想的就是立即开始抢救,当时也没有想咯血窒息的问题,只想心跳停了,我现在应该关注的就是气道和心脏的问题。


于是冲上去立即进行心肺复苏,同时吩咐两个护士妹妹一个马上吸痰,一个打电话给二线老师同时推抢救车过来。过了十来分钟,二线吴老师过来给患者做了气管插管,患者心率逐步恢复,转至监护室。在患者转走后,我再跟家属补签医患沟通以及相关知情同意书过程中,家属对我连说了好几声谢谢,连隔壁床的病人都说“幸亏医生抢救及时,要不然肯定是回不来的。”


当时我的心里还是很自豪的。收拾妥当,坐在护士站,感觉像做梦一样,双手双脚还在一直抖个不停;“医生,你的白大褂上好多血,快去换一件吧。”护士妹妹的话把我拉回到现实。于是,我赶紧回去值班室拾掇一下,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感叹生命的脆弱,感叹基础知识、基本技能对一个医生的重要性。


(文/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呼吸内科主治医师 冯燕梅)

282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