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立「钱氏公式」、力克「战争幽灵」——我国呼吸学界著名专家钱桂生教授逝世,王辰院士泣献挽联
来源: 呼吸界、新桥医院 05-29


(挽联为王辰院士撰写)


一代呼吸医学传奇、深受病患爱戴、桃李满天下、初心坚如磐的我国呼吸医学界著名专家、创立「钱氏公式」、力克「战争幽灵」的陆军军医大学新桥医院全军呼吸内科研究所原所长、一级教授、钱桂生教授突发疾病,医治无效,于2022年5月29日00时07分在渝逝世,享年77岁。



「从医这条道路非常艰辛,但医生这个职业非常高尚,能作为一名军人身份从事医生这个职业更是崇高!年轻时虽然感觉当医生累,但当看到患者的病治好了也就高兴了,也不累了,那时为了抢救一个病号可以整宿整宿不睡觉。现在我希望能培养更多的年轻人,能多看病人,多看危重病人,能有综合分析能力、踏实肯干、责任心强的年轻人……」



——钱桂生教授


钱桂生教授:为了患者健康 抢占学科前沿


基层历练奠定军医初心


1968年,毕业于当时的第二军医大学的钱桂生怀揣着一个军医的初心分配到铁道兵部队,来到了祖国最北端的大兴安岭。


1966年,大学时期的钱桂生


当年铁道兵部队重要的一项任务就是铁路和公路的基础设施建设,而大兴安岭这片古老而神秘的地方,当年占领过这里的日本人为占有这里丰茂的自然资源也都曾有在此修建铁路的打算,但未曾成功。


在上个世纪60年代我们国力还十分薄弱的时候,就是有那么一群敢于战天斗地最可爱的人,把青春热血乃至生命奉献在那边黑土地,建成了我国最北端的一条工业大动脉。就在这十年间,作为一名军医的钱桂生也默默奉献于基层,为我们最可爱的人做好健康卫士。


但由于当时各方面条件和自身能力的限制,面对很多疾病钱桂生还束手无策,在这里钱桂生从医初心就是:技术要精,态度要好,责任心要强,做一个为广大官兵服务满意的好医生!



填补国内空白,创立「慢性呼酸公式」


呼吸道疾病是临床上危害劳动人民身体健康的常见病、多发病。为了能更好的为患者服务,1978年,已经33岁的钱桂生经过自己努力考上了当时国内著名呼吸病学专家、新桥医院呼吸内科主任毛宝龄教授的硕士研究生。



从漫天飞雪的北国森林来到火炉山城,钱桂生对医学研究的热情又被点燃。在这里钱桂生在导师毛宝龄教授的指导下,选择了当时国外刚引进到国内的动脉血气分析作为研究课题,这一项在国外也是70年代刚运用到临床的新技术,在国内尚属空白。


40年前研究不像现在这样,敲敲电脑就能联通国际互联网,各种文献动动鼠标就能复制粘贴。那时,要查阅相关资料只能每天泡在图书馆里,一边抱着厚厚的英文词典,一边在厚厚的国外文献中翻阅相关文献,然后再一点点筛选有用的信息,一点点手工摘抄,回到科里再与老师讨论、选择研究切入点、设计和完善研究方案。


最终功夫不负有心人,就在一次次失败后的不懈努力下,钱桂生的动脉血气分析研究取得重大突破,在国内首次推算出慢性呼酸的公式,使酸碱失衡的判断由定性变为定量,提高了危重病人酸碱失衡的救治水平。



他的这一研究论文在当时国内最权威的《中华内科学杂志》上发表引起业内广泛关注,他推算出的这一呼酸公式在国内临床得到了广泛的应用。1983年,刚刚硕士毕业的钱桂生也因为这项研究成果获得军队科技进步二等奖,也是新桥医院获得的第一项该奖项。


今天,在危重患者的抢救过程中,做动脉血气分析已经成为常规检查,为医生的精准判断与治疗提供了可靠依据,挽救了成千上万人的生命。在对动脉血气的研究取得初步成效的同时,钱桂生又在导师毛宝龄教授的引领下,将下一个研究方向瞄向对「战争幽灵」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ARDS)的攻克上。



最早有关ARDS的记录可以追溯至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当时在美国军队中曾出现过一种怪病,许多伤兵发生严重的呼吸困难,不停地咳嗽,咳出的痰液呈粉红色的泡沫状。还没等军医弄明白病症,伤员便发生呼吸衰竭很快死去了。这种情况并非少数的孤例,甚至造成了大量的战斗减员。当时的军医对此束手无策,直至战争结束这「怪病」也还是个迷。


很快,在此后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和朝鲜战争中,这种「怪病」又出现在各个国家的伤病员中,因为每当有大的战争发生,这种「怪病」就随之而来,因此军医们都习惯将这种「怪病」称为「战争幽灵」。



后来,国外临床经过大量病例的总结发现,士兵们在战场上受重伤后累及肺部损伤,从而引起了呼吸窘迫,由于当时没有认清它的发病机制,从而延误了治疗,造成了高达50%至70%的病死率。


为了攻克这一「战争幽灵」,1980年钱桂生在导师毛宝龄教授带领下,他们团队展开的研究填补了国内这一领域的空白。现在的新桥医院全军呼吸内科研究所内还保留着当年关于ARDS发病机制的记录:打击创伤→损伤机体释放炎性因子→损伤肺泡上皮及毛细血管上皮→毛细血管通透性增强→血管内液渗人肺泡→导致进入肺泡内的氧气减少,且无法弥散入血,血里的二氧化碳排出受阻→出现急性呼吸衰竭。



这份看似非常简单的记录,花费了钱桂生他和导师2年的心血。经过大量的动物试验,并通过观察相关病理学的改变,探讨出导致ARDS的一系列重要因素,建立了当时国际上最先进的多种ARDS动物模型,这也为国人攻克「战争幽灵」带来了一线曙光。在他们团队的不懈努力下,国内ARDS病死率由65.8%下降到了45%左右,并且根据中国国情制定了相应的诊断标准。


对于自己的研究对临床带来的变革,钱桂生教授欣慰地描述说:「现在我们临床上对于重症患者合并ARDS的诊断意识也有了加强,对于发现的禽流感,流感,非典型性肺炎(SARS)患者,医生都会想到可能合并发生的ARDS,把握好了治疗原发病、维持肺功能、纠正缺氧、保护脏器功能三大原则,ARDS的治疗我们已经走在国际前沿。」



40年初心不改,惟愿学科更好发展


1978年来到新桥医院,1983年在《中华内科学》杂志上发表医院第一篇高水平学术论文,同年又拿到医院第一个军队科技进步二等奖,1990年从导师毛宝龄教授接棒呼吸内科主任职务,再到2008年从呼吸内科主任岗位上卸任,再到2016年退休,钱桂生教授也一直关心和带领着学科继续前行。


40多年前,学科实验室是科室挤出来的一间杂物间,地方是科室挤出来的一间杂物间,实验所需要的仪器、试管、试剂等等都是从紧张的科室经费中挤出来的。 钱桂生就像一位拓荒者,站在一望无际的荒漠边缘,憧憬着从医起点大兴安岭的茂密原始森林,筹谋着学科的发展步伐。



1990年接任主任职务后,呼吸内科2006年获批为教育部首批国家重点学科,此后又由全军专科中心升格为全军呼吸内科研究所。 随着医院规模的扩大,学科规模也跨进到一个新台阶。


从导师毛宝龄教授那里学到的严谨求实态度,也是钱桂生教授现在带学生的要求。「现在学生专科化培养也需要有全局意识,面对一个病人,也要从一个人的整体看,综合分析诊断疾病的能力培养还需要进一步加强。」钱桂生教授谈到对学生的要求时说到。


展望学科未来的发展,钱桂生教授从现状讲起,如今国内呼吸内科的诊治已经与国际同步,肺癌的早期诊断,精准治疗也都不逊于国外同行。呼吸危重病人呼吸衰竭、慢性阻塞性肺部疾病(COPD)、哮喘、肺栓塞、慢性肺间质性疾病等等疾病诊治也将会有更好发展。



他率先系统地阐述了ARDS的发病机理及临床诊治方案,将其死亡率降低了近20个百分点,成为人类征服ARDS的一座里程碑,成功攻克「战争幽灵」;他创立「钱氏公式」得到国内医学界的公认并广泛应用,准确而又方便,挽救了千万人宝贵的生命;他为战育人桃李天下,从小汤山抗击非典,到新冠肺炎战疫一线,新桥力量已成为一支举足轻重的重要力量,在整个部队体系当中,军区总医院三分之二以上呼吸领域的掌门人都毕业于他曾带领的全军呼吸研究所;他永葆初心普济苍生,将毕生精力融入新桥呼吸学科建设和发展,用精湛的医术、高尚的医德造福了众多患者。钱桂生教授的足迹与成就,深深镌刻在中国呼吸病学领域的丰碑之上,鞭策和鼓舞着追逐梦想的一代代同路人。



生前桃李满天下,身后百世流芳名。沉痛悼念并深切缅怀钱桂生教授!


2021.12.18学生们给钱桂生教授过生日






本文完
责编:Jerry
620
热门推荐